安阳教育

中国人多患“数学恐惧症”:70%做噩梦

【导语】:“还好只是一场梦”,33岁的王琳(化名)从噩梦中惊醒,暗自安慰自己。虽然高考[微博]已经过去十几年,但在工作压力大时,王琳还会频繁地梦到数学考试,“面前摊着一张写满了试题的数学卷,密密麻麻的公式、图形、辅助线,大脑一片空白,时间一点点过去,周围的同学陆续交卷,自己却一道题目都不会做,急出一身冷汗,最后吓醒”。

  因为害怕数学,王琳上大学时选择了英语专业,“不用再学高等数学,考同专业的研究生时也不必再忍受数学的折磨。”王琳笑称,对数学的恐惧甚至影响到了自己的择偶观,“当时一心想找个理科生,得数学好的,免得以后孩子随我,对数学不开窍”。

  不少人和王琳一样有类似经历。有抽样调查显示,80%左右的人都做过与考试有关的噩梦,而考试的噩梦中又有70%左右是考数学的。在微博和论坛里,他们把自己称为“数学恐惧症”患者。更可怕的是,眼下,“数学恐惧症”患者的年龄越来越小,蔓延至中小学生。

  每5人中就有一个害怕数学的

  国外学者的研究或许会让“数学恐惧症患者”们稍感安慰。根据美国芝加哥大学心理学系伊恩·莱昂斯博士的说法,全世界大约每5个人就有一个数学恐惧症患者。研究发现,这种对数学的焦虑,就像表白遭拒一样,会刺激大脑的后脑岛,引发生理性疼痛。

  35岁的德国人ChristianMueller也坦言自己对数学没兴趣,“我1984年上小学,那时我周围挺多小孩都不喜欢数学,因为很多公式需要记和背,我特别不喜欢被老师喊去黑板前做题”。德国的小学是4年制。在中学阶段,为申请大学而选择的课程中,ChristianMueller选了历史、经济、政治、德语,读大学时,Christian Mueller就读的法律专业对数学的要求也不高。

  与他不同,对王琳这样的中国“数学恐惧症”患者而言,他们对数学的恐惧更多来源于考不完的数学考试、做不出的难题、怪题,以及由此备受摧残的自信心。

  在王琳的记忆中,数学并非从一开始就那么面目可憎,“我小学时成绩不错,时不时还考个满分,有次突然被数学老师拉去参加了一次数学竞赛,结果一道题都没做对,同学告诉我成绩时,我特别难堪,认为自己不是学数学的料。”而这种自我否定在进入中学后,随着教学难度的提高,中高考的升学压力等影响进一步强化,最终把王琳变成了“数学恐惧症”患者。

  在《中国人为何多患“数学恐惧症”》一文中,斯坦福大学博士石毓智将原因归结为五点:一、教学方法。中国目前的数学教育是把数学教成了“术数”,丢失了数学的精髓和美感,老师变着花样出难题、怪题“折磨”学生。让很多人都在数学考试上有挫折感。二、考试频繁。三、传统缺乏。四、绕不开。数学、物理、化学等属于自然科学,思维方法比较接近。然而,文科可以避开物理和化学,却绕不开数学。五、没有回报。很多人都觉得,一辈子能够用到的数学知识就是小学的算术,投资得不到回报,让人没有成就感。

  “中国式”数学恐惧症问题在哪

  最近,张女士发现上初二的女儿对数学很憷,“这种恐惧表现在很多细节上,比如回家做作业时,她会先做语文,再写英语,接着是物理,把数学放到最后,实在躲不过才硬着头皮做。”

  张女士最直接的想法是给孩子报个补习班,但补习班的老师对张女士说,这是因为孩子做数学时很难有难题迎刃而解的快感,“像这样的孩子,比提高分数更加重要的,是激发他们对数学的学习兴趣,起码要降低他们对数学的排斥心理”。

  到底是哪些因素扼杀了我们对数学的兴趣?

  原因一 数学教学有问题

  “让学生产生恐惧的不是数学本身,而是应试教育和以往的数学教学模式”。石景山区京源学校数学老师王珏说。用网友的话来说,“这些年虐我们的不是数学,而是数学课。”

  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数学室编审、资深编辑章建跃曾任中学数学老师多年。在他看来,中国学生对数学产生恐惧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课堂教学本身有问题,“在升学压力下,数学教学中出现大运动量的解题训练和解题技巧,把数学学习的内在的、规律性的东西放在了次要位置。短期内的确可以提高成绩,但却是以牺牲学生的自信心这一长期利益为代价。”

  在教导大一新生的过程中,复旦大学[微博]数学科学学院副研究员姚一隽,明显感觉有些学生在中学里养成了大量低水平重复做题的习惯,“这不是一个好的教育体系应该有的状态,我们更应该激发学生思考问题。”

  章建跃也一再强调,数学的作用不是拿来解题的,而是促进学生理解和思考。数学的基础性作用体现在对学生思维能力的训练上,而课堂教学要做的是如何根据学生不同年龄阶段的思维发展特点,为他们的思维发展提供载体,“比如小学4年级时,是学生从形象思维到逻辑思维的转变,初二则从具象思维到抽象思维发展,高一下学期高二上学期是辩证逻辑思维发展的重要阶段,各阶段相应的数学内容的设置也从分数概念引入到平面几何再到函数、解析几何。”章建跃说,这就要求老师能理解数学,了解数学的内在逻辑体系,而不是教给学生某个概念、公式或定理。

  原因二 升学压力下的过度开发

  “我是从小学开始对数学感兴趣的,我小时候在南京六合县实验小学读书,是五年制,小学五年级时有第二届‘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为了备赛看了一些北京、上海的小学生竞赛题,还有第一届华杯赛的试题分析,感觉很有意思。当然,从专业的角度来看,那时候学的东西除了数学竞赛中接触到的初等数论和组合的知识外,剩下的都只能叫算术。但就我个人而言,那个阶段的学习让我对数字有了一种敏感,应该说还是让我一直受益的”,回忆自己与数学的渊源,姚一隽认为兴趣很重要。

  但到了今天,疯狂的奥数学习,使那些对数学没有兴趣的孩子在一种过度开发的环境下学习,自信心被严重打击。

  “在升学压力下被动学习奥数,这种过度开发对孩子是一种摧残”。王珏说,自己上学时学奥数更多是因为兴趣,喜欢研究题目中蕴含的思维变化,而现在学生学奥数更关心的是题型变化和解题技巧,“大学时,我给一个小学生做家教,他拿出一本像牛津辞典一样厚的奥数题册,随便翻到一页,对我说,这考的是牛吃草问题,该如何如何解。等到我当了高中数学老师,拿出一道我觉得对高一学生比较难的函数题时,学生却说这题他们小学奥数就学过了。”

手机访问 安阳本地宝首页

  • 殷都外国语中学举办“法制进校园”观摩会

    12月12日下午,安阳市公安局“法制进校园”中小学现场观摩会在安阳市殷都外国语中学隆重举行。

  • 寒假假期补习对孩子是否真的好?

    寒假将至,“你们都给孩子报班了没有啊?”这句话最近成为热门话题,不少家长再次面临报班困惑。究竟假期补课是否对孩子真的好呢?

  • 63中举行学习“最美孝心少年”活动

    自上月科技文化节结束之后,安阳市第63中学就掀起了学习“最美孝心少年”活动的高潮。在学习“最美孝心少年”活动中,63中不搞形式主义,不图虚名,而是结合各班实际情况,把“孝心活动”与弘扬“中国传统

  • 大坡小学举行年终“阳光踢毽子”大检阅

    为更好地开展学生阳光体育运动,促进大课间特色活动,使全校师生以良好的精神状态及强健的体魄迎接2014年的到来,12月13日,龙安区大坡小学举行了年终“阳光踢毽子活动”比赛。

  • 如何纠正孩子自卑心理

    一些品学双差的学生之所以差,是因为学习上存在障碍,而学习障碍的产生,往往是因其自身存在的自卑心理所致。矫正自卑心理,帮助其树立信心,是帮助孩子进步的关键。

  • 三中举行汉字听写大赛

    为引导广大学生感受汉字之美,培养认真规范书写汉字的良好习惯,丰富学生的校园文化生活。

  • 自由路小学聘请专家为教师作健康知识讲座

    为了体现“健康生活、快乐工作”的理念,使教师们了解更多的健康保健知识,2013年12月16日,学校特聘请市六院专家牛主任为全校教工作了一场健康知识专题讲座。

  • 安阳在省第二届学生合唱节活动中喜获佳绩

    日前,从省教育厅获悉,安阳市第三中学的、安阳市第十一中学,安阳县水冶镇小东关小学、安阳市第三十二中学、安阳市第五中学、安阳县职业中专等6支优秀合唱团分别荣获河南省第二届学生合唱节一、二、三等奖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本地宝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地宝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文化 | 广告服务 | 广告价目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法律顾问 | 意见建议
本地宝 BENDIBAO.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2018 ICP证:粤ICP备17055554号-1